北京某厂行使代位权纠纷再审案

2018-11-24 11:55:48 56

委托人:再审申请人

委托事项:对辽宁高院判决申请再审

审理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审理程序:再审

审理结果:胜诉(裁定撤销原一、二审判决,发回重审)

 

 一、基本案情

沈阳B厂(以下简称B厂)欠北京A厂(以下简称A厂)货款,北京A厂依法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05年1月10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沈中民(3)合初字第XXX号民事判决书判令B厂支付A厂货款24,058,302. 55元及银行利息。该判决已生效。2007年2月10日B厂向A厂支付692万元整,但A厂方发现B厂在沈阳C汽车公司(以下简称C公司)处的到期债权多达1876余万元,故依照《合同法》第七十三条之规定,以C公司为被告,B厂为第三人,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C公司直接向A厂清偿债务1180万元。


 二、原一审、二审审理情况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2004]沈中民(3)合初字第XXX号民事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认定A厂与B厂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而本案原告A厂对被告C公司及第三人B厂提起的为代位权诉讼,我国《合同法》规定,代位权是指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对第三人享有的到期的权利,而对债权人的债权造成危害时,债权人为了保全自己的债权,向人民法院请求以自己的名义向第三人代位行使债务人的债权。   

原告A厂若想对被告C公司行使代位权诉讼,其须具备以下条件:(一)债权人对债务人的债权合法;(二)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债权,对债权人造成损害;(三)债务人的债权已到期;(四)债务人的债权不是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债权。根据原告A厂提供的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第三人B厂在被告C公司处有到期债权,且第三人B厂、被告C公司均不认可存在到期债权的事实,而从2007年1月30日本院执行局向A厂(申请执行人)发出通知内容来看,原告A厂不具备向被告C公司行使代位权的法定条件,故原告A厂提出请求法院判令被告C公司直接向原告清偿债务1180万元之诉讼请求,证据不足、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一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A厂的诉讼请求。

A厂不服一审判决,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系行使代位权纠纷,其争议焦点是B厂对C公司是否享有到期债权。首先,B厂始终陈述其对C公司不享有任何债权,而C公司向法院提供的其与B厂的对账单又证明A厂主张的到期债权已经消灭。另外,原审法院执行庭在相关执行案中给A厂发出的通知书中也载明在执行中,B厂在C公司账户上有685万元的货款收入未付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到期债权或货款收入。其次,A厂提供的证据也证明不了B厂在C公司享有到期债权。关于A厂提出的B厂与C公司签订的对账单是双方恶意串通的上诉理由,因该主张系撤销和无效之诉范围,与本案行使到期债权不是同一法律关系。其要求本院予以审理没有法律依据。综上,A厂没有证据证明其债务人B厂对次债务人C公司享有到期债权,其他上诉理由也无法律依据。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 )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A厂不服一、二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电话咨询
业务领域
成功案例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