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万元投标保证金应否退还纠纷案

2018-11-24 11:58:18 132

委托人:某工程公司

委托事项:追索投标保证金

受理法院:某仲裁委员会

审理程序:一审

代理结果:胜诉

承办部门:盈科律师事务所

主办律师:张律师

承办律师:张律师

 

一、基本案情

2009年11月20日,某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工程公司)购买了某高速公路公司(下称高速公路公司)对国家高速公路网某地区连接线路基土建工程G标段(K0+000-K7+600)工程施工招标文件。之后,工程公司按时递交了施工投标文件,并提交了80万元现金以及500万元银行保函作为投标保证金。

2009年12月18日,高速公路公司向工程公司发出了中标通知书,通知工程公司被确定为中标人,中标价423857577元。通知书要求工程公司在接到本通知书的7日内到签订施工承包合同和提交履约担保。同月25日,工程公司向高速公路公司发出《律师函》,表示不能接受高速公路公司的中标通知,认为存在违背国家法律、法规的经营风险,要求尽快退还投标保证金。

2010年1月8日和2月23日,工程公司又两次致函高速公路公司,以高速公路公司招标工程建设项目相应资金或资金来源不能确定已经落实,招标工程建设项目核准手续并非齐备、完善,至今仍未提供政府相关部门审查、审批的书面证明材料,同时提出高速公路公司以现金和银行保函形式收取580万元保证金行为违反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局第30号令为由,要求高速公路公司退还现金和银行保函。

2010年3月10日,工程公司向某区法院起诉高速公路公司,请求:1、确认被告关于G标段工程招标并不具备招标条件;2、确认被告以现金、银行保函形式收取原告580万元投标保证金行为违反《工程建设项目施工招标投标办法》第三十七条规定;3、判决被告返还原告80万元招标保证金;4、判决撤销被告收取原告的500万元银行保函;5、判决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高速公路公司提出管辖异议,认为双方在招标文件第24.1中约定了争端的解决方式:“本项目争端解决方式约定为仲裁方式,仲裁机构为:ХХ(实名略)仲裁委员会(下称仲裁委员会)”,人民法院无管辖权。

2010年3月12日,高速公路公司就投标保证金争议以工程公司为被申请人,向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

高速公路公司请求中陈述,工程公司于2009年12月9日递交了投标文件,响应G标段工程施工招标文件,参与投标,并提交了投标保证金580万元(含现金80万元和500万元的银行保函)。高速公路公司于2009年12月18日向工程公司发出了中标通知书,告知其在收到中标通话书后7日内前来签订施工承包合同。但工程公司于2009年12月25日发函高速公路公司,明确表示放弃中标项目,不签施工承包合同。

工程公司明确表示放弃中标,不签订施工承包合同的违约行为,严重影响了本项目招标建设工作的顺利进行,给高速公路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工程建设项目施工招标投标办法》以及相关招投标文件等有关规定,高速公路公司有权没收工程公司的投标保证金580万元。

基于上诉事实和理由,高速公路公司请求裁定:1、确认高速公路公司不予退还工程公司投标保证金580万元(含现金80万元和500万元的银行保函);2、本案全部仲裁费由工程公司承担。

2010年4月6日,工程公司就高速公路公司向仲裁委员会提出的仲裁申请,提出管辖权异议。仲裁委员会随后中止了该案的审理,等待法院的裁决结果。

2010年5月17日,一审法院作出裁定,认为该案争议应通过仲裁解决,驳回了工程公司的起诉。工程公司不服,提出上诉。

2010年8月25日,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了原裁定。

2010年9月6日,工程公司向仲裁委员会提出反请求,请求裁决:1、确认G标段工程招标并不具备招标条件;2、确认高速公路公司以现金、银行保函形式收取工程公司580万元投标保证金行为违反《工程建设项目施工招标投标办法》第三十七条规定;3、高速公路公司返还工程公司80万元投标保证金;4、撤销高速公路公司收取工程公司的500万元银行保函;5、高速公路公司承担本案全部仲裁费用。

高速公路公司对工程公司的反请求答辩称:1、反请求申请的第一项请求不属于仲裁委员的受案范围。工程公司在反请求申请书中的第一项请求是确认高速公路公司关于G标段工程招标并不具备招标条件。此项请求形式上看属于确认之诉,但实际上因为本项目的招标内容、形式、招标组织、评标办法等事宜已经有权批准相关省交通厅行政批准,工程公司的第一项请求系对属于行政审查批准范围的具体行政行为的异议,不属于仲裁程序的审理范畴。2、反请求申请的第二项请求也不属于仲裁委的受案范围。工程公司在反请求申请书中的第二项请求时确认高速公路公司以现金、银行保函形式收取工程公司580万元投标保证金行为违反《工程建设项目施工招标投标办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因为此次工程项目招标与招标文件(包括投标保证金的数额)已报经行政机关审查批准备案。工程公司的第二项请求仍属于行政机关处理的范围,仍不应通过仲裁程序来解决。3、反请求申请的第三、四项请求无法律基础。工程公司在第三、四项请求中请求返还80万元投标保证金、撤销500万元银行保函。高速公路公司的意见为,返还、撤销的前提应当是缴纳、收取的行为无效,但工程公司并未请求确认580万元投标保证金的缴纳和收取系无效民事行为;且按照《合同法》规定,只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的合同才应被认定为无效合同,本案中,七部委30号令虽然对投标保证金有限额规定,但七部委30号令并不属于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所以本次招标行为投标保证金缴纳、收取的行为都是双方当事人真实的意思表示,应是合法有效的民事法律行为;另外,本项目的招标程序、招标文件(包括投标保证金的数额)皆已经由有权批准备案,程序合法。因此工程公司第三、四项请求无法律依据。4、本工程项目的招标已经合法批准:(1)本项目已经有关发展改革委员会对可行性研究报告批复;(2)本项目的招标工作计划(包括组织形式、招标方式、范围、评审方法等)已经省交通厅批准;(3)本项目的招标文件已经由高速公路公司报送交通厅,已经省交通厅备案。    5、580万元的投标保证金元不能弥补高速公路公司的损失,高速公路公司保留追究工程公司赔偿损失的权利。因反诉人放弃中标,高速公路公司不得不重新招标,重新招标的价格为460348218元,高出高速公路公司原来的中标价423857577元是36490641元,即给高速公路公司造成了3千多万元的损失。580万元的投标保证金作为违约金性质远远不能弥补高速公路公司的损失,高速公路公司保留追究工程公司赔偿损失的权利。

电话咨询
业务领域
成功案例
QQ客服